网站地图

乐鱼app

能投文苑

诗歌

【散文】王婷/文/图:秋

来自: 时间:2021-10-22 点击量:

 

秋,是王维笔下的“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是杜牧眼中的“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亦或是张继口中的“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对于秋的诠释,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秋是漫天飞舞的银杏叶,是硕果累累的石榴树,是秋高气爽的天空。

小时候的秋天是顶着火辣辣的大太阳蹲在墙脚晒谷子,一边挠身上因谷子生长的痒痒一边抱怨今天的作业太多影响我出去玩。秋的白天好像要短一些,可能是太阳公公觉得我浑身痒痒可怜我吧。穿着半筒小雨鞋将铺平的谷子划成一道沟一道沟的,这次是左边这次换右边,反复翻沟,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反正谷子是被晒得暖暖的。简简单单的酸菜煮洋芋汤泡饭过后就要急着收谷子,不长肉的肩膀上扛着铲子,手里拖着扫把慢吞吞的往谷场走去。不知道为什么每年的谷子都分配给我和奶奶两个人,一个年迈一个瘦小却要一起晒三、四场谷子。乐鱼农村收谷子有一种专业的工具,一大块木板,上面订上两根大约长70厘米,直径粗7厘米左右的木棒子,还有一根成年男子老拇指粗的绳子在前面牵引,奶奶负责在前面拉绳,我在后面推,收个谷子花费了我大半力气,谷子堆成小山苞用塑料薄膜盖起来就完成今日收谷子的任务。

在我的认知里,奶奶是最疼爱我的人。小时候生病带我打针,着凉了给我刮痧,想吃什么立马给我做,用老爸的话说就是“她要天上的星星您都会给她摘”。奶奶看我卖力的收谷子抚摸着我的脑袋说道“山上的柿子熟了,还是水果柿子汁水多且甜,奶奶给你摘几个来,你乖乖做作业。”奶奶背上小背篓,拿着镰刀往山上走去,奶奶穿着一件旧的蓝色棉涤衣,一条灰色九分裤,裤腿处露出了黑瘦的脚踝,步履蹒跚往山上走去。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作业完成我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奶奶温柔地推推我,向我递来两个又大又黄的柿子,揉揉眼睛伸个懒腰,拿起柿子咬了一大口,汁水顺着我的嘴角流下,满嘴都是柿子的香甜。奶奶也拿起一个柿子坐在一旁吃了起来,又是温柔地问“作业完成了没,晚饭奶奶给你做老奶洋芋和鸡翅好不好”?眼神充满期待看着奶奶,不言而喻我很喜欢这个提议。

我读初中之后家里就不再栽水稻,也没有谷子晒了,自然身上也不长痒痒了,农活也只是拔拔草,但田地少草也少。秋天,山上香甜的柿子依旧挂满枝头,一个一个像极了喜笑颜开的胖娃娃;山上的板栗也赶在秋天里炸开口子,露出褐色的栗果,提着小竹箩,剪下布满尖刺的栗球,用脚踩住,再用火钳一夹,一扭,褐色栗果便滚落出来。

地里的花生、地瓜、玉米,也赶在秋天里登场。有人用花生作喻,描述人的一生。小时瘦瘦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胖胖的,长大成家变成三个胖花生,随着房贷车贷娃娃读书压榨了夫妻两个变成瘦瘦的,最后一个花生干瘪瘪孤零零的离世。

秋天的烤红薯,散发出香喷喷的热气,吃在嘴里,软滑甘甜,沁人心脾。玉米是吃法一定要像小松鼠一样,一排排地啃,真是越嚼越有味。

长大后不再需要干农活,板栗、花生、红薯也不需要亲自去田地里摘,回家奶奶依旧会给我摘鲜香甜脆的柿子,依旧会给我准备让人垂涎欲滴的饭菜。

秋渐远,但您常在,愿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t20211022_1387740_ext.html